老家门前的鱼塘

发布日期:2019-09-24 14:46:15文章来源:

张砚华

童年的时光,经常会在梦里出现。那时的物,那时的人,像微风一样,轻轻飘到梦里来。

梦见儿时老家门前的鱼塘,清悠悠的水,快溢到塘边了。塘边有洗菜洗衣的妇女,有牵牛喂水的老人,有在入口的浅水里摸鱼的孩子。有时梦到我和小伙伴在塘边玩。有时梦到自己蹲在塘边的老树桩上洗东西,洗着洗着,忽然一头栽进塘子里,拼命地手划脚蹬,就吓醒了。

鱼塘在新房子院子的前侧,大约长五六十米,宽二三十米,中间最深的地方有三四米,靠南边有个池口连着外面的沟渠。栽插季节,从水库里放来灌溉水田的水,顺沟渠流进了鱼塘。平时的雨水,也流进鱼塘。鱼塘里的水,有时深,有时浅;有时浑浊,有时清澈。塘的四周种满了树,每到春夏,塘边青枝绿叶,水清时,微风吹起的水波把树影拉得很长。

我爷爷说,他年轻那会,鱼塘里的鱼很多,早晨出太阳时,水面上的鱼像云一样一群一群的,拔棵水草就可以钓上几条,人们由此称这个塘子为鱼塘。

鱼塘边是孩子的乐园,我们都喜欢在鱼塘边玩耍。家族中有个叫群映的姐姐,经常带着我们玩。我们在鱼塘边“煮饭”,用小石头围个圈当火炉,用瓦片当锅,采些花啊草啊在鱼塘里洗洗当菜。鱼塘边有菜地,有时群映姐看着旁边没有大人注意,就溜进菜地掐两叶真的菜来“煮”。这种“过家家”的小游戏,我们玩得乐此不疲,常常忘了回家。

那时,我爸在离家十多公里外的工厂上班,每到星期六,就骑着自行车回家来。我和弟弟妹妹都盼望爸爸回家,因为爸爸偶尔会带点好吃的东西回来。还有,爸爸会钓鱼,每次回来,我们家都能吃上鱼。鱼塘就在家门口,钓鱼挺方便的,但鱼没有我爷爷说的那么多了,没有经验和技术是钓不着的。

我爸钓鱼前,总是吩咐我和堂弟去挖蚯蚓来做诱饵,一个扛着小锄头,一个捧着装蚯蚓的铁皮小盒,去菜园边挖,不一会就装满一盒回来。爸爸钓鱼时,我们端着盆静静地在旁边等候,鱼上钩时,爸爸麻利地扯起渔竿,一条肥肥的鲫鱼在空中划了条弧线落到我们的盆里,我们高兴得手舞足蹈。

后来,鱼塘出了人命,不再像原来那么热闹了,大人们都警告小孩子不要去鱼塘边玩水,周边的人家也不去鱼塘里洗菜了,只有人在鱼塘里洗衣服洗猪菜洗农具或来鱼塘里挑水浇菜地。日复一日,连接鱼塘的沟渠被堵了,鱼塘里的水越来越浅,树木的落叶在鱼塘里一日日沤着,水质越来越差。有人拉土来填了裸露出水面的一角,围起栅栏当自家的小菜园。

我十八岁那年,我们家离开老家,但经常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。我每次回去,心里既欢喜,又会滋生出莫名的忧伤。鱼塘越来越小,里面积着污水和垃圾,老远就闻得到腐臭的气味。奶奶在房屋旁边的小菜园,浇水都要从自家挖的井里压水。说起鱼塘,爷爷和奶奶就叹息。

如今回老家,再也看不到鱼塘的影子了。鱼塘已被填平,有几户人家在上面盖起了漂亮的楼房。年少时的玩伴,也有了皱纹和白发,有的已经当了爷爷奶奶。每次回去,面对一幢幢新楼,面对一张张年轻又陌生的面孔,很让人感慨。沧海桑田,物非人也非,好在生活是朝着幸福的方向改变。

编辑:孔令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