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山之巅

发布日期:2019-08-12 11:21:27文章来源:

崔玉松

进入罗平,山变得奇秀起来,一座座像从地里长出来一样,圆嘟嘟,尖溜溜的,有些突兀。罗平与广西接壤,山不像乌蒙山系那么雄伟磅礴,更像桂林的山,突兀地从天地间耸出来。

在大补懂,当地人说,沿着栈道攀上后山,可以看到那色峰海。峰海?吸引我的就是这两个字。

时值下午,骄阳当头,峰海清晰明朗,豁然开朗。重重叠叠的山峰千姿百态,奇秀突耸,就像海浪,一波接一波,在脚下涌动。点点鹅黄散落在峰底,条条小路蜿蜒绵长。看着叠嶂峰峦,突生一种心宽气阔之感,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。我记不清有多久没有登上过群山之巅了。

小的时候在外婆家,最喜欢跟着外公上山,边放牛边砍柴。山里热闹极了,布谷鸟飞来飞去,扯着嗓子声声叫着“播谷,播谷,快快播谷”,山雀一声轻唤,扑闪着翅膀从林子里跃出,急匆匆朝另一片林子掠去。牛铃铛随着牛一次次低头吃草,仰头咀嚼,发出“叮叮当当”的声音。知了躲在大树上声嘶力竭“知了,知了”吼个不停,蜜蜂“嗡嗡嗡嗡”在花间钻来钻去。

柴砍够,篮子装满,往石头旁一靠,找一个树荫歇气。山巅上的白云慢慢升高,从山顶飞到天上,所有的山峰渐渐明朗,立在我的脚下。心里总会涌起难以言说的欢悦与快乐。我扯开嗓子唱,“一座座青山紧相连,一朵朵白云绕山间……”。这是我刚学会的歌,只有这首歌可以表达我像天一样明朗,像山一样翠绿的心情。

随着年龄增长,我更多混迹于巷尾街头,找寻每天要买的小菜肉食,和小商小贩为两三分小菜钱喋喋不休。群山之巅的明朗秀雅早已忘得一干二净,更多的是想办法找借口早走那么十来分钟,飞速跑到菜场买菜,再飞速跑回家,煮上饭,争分夺秒,在丈夫孩子回家前把菜做好。等他们吃完饭,再火速收拾碗筷,送女儿上学,赶到单位,舒口气,喝杯水,又得忙着处理手里的工作。可以说,那些年日子都是赶着过的,从来没有轻轻松松站在山顶上吹吹风、看看云。

有了国庆长假,也学着朋友们一起外出旅游。好容易有个长假,谁不想到外面看看?跟团吧,机票贵、住宿贵、景区门票贵,到了景点,等索道、等景区小巴、等饭……看景点的时间反倒不多,玩一次回来,几天缓不来。自驾吧,车多、人多,计划不好,时间全花在路上。回到家,又累又悔。

再一次登上群山之巅,是女儿外出求学以后,我和爱心团队的伙伴们到云贵交界的八大河小学送书送物献爱心。活动结束后,驱车前往被称为“小台湾”的云湖山。

其实,“小台湾”已经属于贵州,在这个“鸡鸣三省”的地界,不小心就出了省。当夜,我们露营在当年修建鲁布革电站时外国专家居住的地方。第一次在野外露营,我有些兴奋,旁边帐篷里传来鼾声的时候,我还在感受细雨与帐篷相触的“沙沙”声。

清早醒来的时候,队友们早就爬到山腰,拍日出、看山雾。我来不及收拾帐篷,沿着满地落叶的山路追随他们找到看日出的最佳地点。这是一个突出的天台,靠沟壑的那边有水泥浇筑成的围栏。我冲到围栏边,阳光勤劳,早就爬到身后的山顶,云雾从脚下的万峰湖慢慢涌了上来,薄雾漫延在房头山间,满眼都是青翠嫩绿,耳边全是晨鸟欢唱。雾气蒸腾间,山峰、村落、河水隐隐约约,绰约静美。仰起头,云就在身边,朝一旁飘动,离我很近,几乎伸手可得。转过身,云其实在我脚下,迎着徐徐的凉风,朝我奔来,云雾渺渺,山峰巍峨。

我和队友们陶醉在这个飘逸的早晨,忙着拍照、晒图,只想掀开蒙着这个深山美景的轻纱,根本顾不上感受群山之巅的高远空灵。

那色峰海的峰又与“小台湾”不同。“小台湾”属于云贵高原,周边的山像农家汉子,稳,固,宽,厚 ,给人信赖和依靠。而那色峰海的山,更像一个个女子,俊,美,拔,秀,让人忍不住喜爱和心疼。那色峰海最美的时段有两个,一个是早晨,看茫茫云海上“海上日出”,晨露轻洒,雾气腾升,一时间飞云漫布、峰峦浮海,太阳从云里冒出来,霞光万道,群峰耸翠,让人忍不住凌空飞舞,飘然若仙。另一个是傍晚,夕阳西下,远山如黛,整个峰海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,流金溢彩,富丽堂皇。随着夕阳慢慢坠落,夜像一块薄薄的黑纱,一点一点将峰群笼罩,只剩下温凉和静谧,还有那一颗颗渐次亮起来的星星。这样的景色,让我恨不得变成那色峰海的一棵树,一根草,或者一只鸟,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这山、这地,沐风吃露,自由生长。

站在观景台上,如潮的山峰朝我涌来,我忽然觉得自己就是史蒂文斯的《坛子轶事》里那只田纳西的坛子,有了一种君临八方的感觉,山峰向我匍匐,四周不再荒莽。我看向何方,山峰就连忙列队让我检阅,后面那耸出的山峰,是为了吸引我的目光,而急剧生长。我看往别处,山峰立马静立,不再声张,我昂起头,把目光伸向远方,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高大和雄伟。那色峰海,它让我忘记一切,感受到俯瞰天地的胸襟豪气。

群山之巅,只是脚下的群山,眼前的群山。目光放远,就会发现,山外有山,天外有天。豪放狂妄的诗仙李白一生存诗近千首,登黄鹤楼之时,多少诗情诗意,多少感慨豪气,最终也坦然写下 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”。放下自我,承认他人是一种美德,更是一种进步。

山,厚重而灵秀,雄壮而自律,虚怀若谷,兼纳万物。群山之巅更多的是石、是土,是一棵棵使劲生长的树、一朵朵无人欣赏也要开放的花,以及在山林中艰难生存的鸟兽虫蚁,是为了繁衍生息的所有生灵。

立于山巅,站得高,看得远,总会自然而然涌出满怀的豪情,凭空生出许多激情和梦想,忘记平日里低于人前的处境。总以为奔涌的群山是为我而来,满面的凉风是因我而吹。当我们回头,看看身后一座又一座高出面前的山,才明白什么叫“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”。

编辑:孔令军